一个时代的交响:“葵颂”许江近作展将举办

至尊国际娱乐平台

2018-10-06

一个时代的交响:“葵颂”许江近作展将举办许江“葵颂”。 钱晓鸣/摄“葵颂”许江近作展9月30日将在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与观众见面,这是许江积三年之功完成的一个新近作品展,展览由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、中国美术学院主办。

展览至12月9日。

据悉由于城市规划的调整,这将是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在现址举办的最后一个展览。 作为“生在新中国,长在红旗下”的第一代,许江选择了“向日葵”作为时代的艺术隐喻。

在以往的创作中,许江更多的是把葵作为集体形象来表现,画面以葵林、浩瀚大地上葵林苍茫、地平线上晨昏辉煌熹微、葵林苍劲来表现一代人的命运主题。 这次展览,许江更多的是以葵的个体形象,特别是巨大的葵盘,百幅水彩——百张深沉的脸、数十个铸铜发出的幽幽铜绿、十来尊巨型锻铜雕塑在西洋下酒红色的沉着、1800树着色彩铜的呐喊。

吴冠中先生说,梵高的《向日葵》就是一张人脸。

改革开放之初,罗中立《父亲》象征着老一辈劳动者历经苦难的重生,今天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,许江的老葵正是历经磨难、创业重生的时代新形象。 许江写道:葵盘如面庞。

众多的葵向日而生,注视着太阳的轨迹,日复一日。

盗火者将火焰留给人间,葵就是这遍地火种——太阳辉映下的众生。 这众多峥嵘昂扬的葵头,幻化而为众生的脸庞,凝聚出现代国人的世纪群像。 葵盘如大地。

天连芳草,地长嘉木,葵原本是草木世界。 灿烂如芳华、沧桑如大地的葵之面庞,化身为阡陌纵横的丘壑山峦。

丰袤与厚重、骄傲与倔强,葵盘仰望天空,发出草木的宣言。 葵盘如野火。 野火在风中摇曳,将人间世的枯荣与明灭融于一体。

在天与地的胶着中,一种耀眼的精神性迸发,化身为一团团燎原野火,带着生命的炙烈,向着那遥远的最深处漫延。

本次展览分五个部分,野火、蔓生、怀沙、铸炼、葵颂。

蔓生:用一支画笔种葵,对许江来说,画布即是土地,而艺术之“艺”,原本就是一种种植。 葵蔓生于大地之上,它的生长又滋养着大地。 最终,葵的身体返回大地,与大地同体无间。

生如夏花,此在即诗。

葵倾伏于天地之威,却时时倾赴于生命之义。 巨钟一般凝重奇崛的青铜葵头、阵列般展开的油画长卷,展现出一道道层览延绵、辽远隽永的俯望之境,指向我们被不断延展着的视界与心域。

那漫无边际的葵原大地深处,蔓生着葵之躯体,归藏与绽放之间,一代人生命意志的根系反复苏醒。 怀沙:天地苍黄,草木莽莽。 盘根老葵默然挺立,仿佛一列静穆的军队。 沙场秋点兵,沉吟深厚,衔枚疾走。

那葵盘扎在大地深处的根,守候着一份存在的沉静与孤独。

“一岁枯荣一往来”,作为原野上的拓荒者,葵扎根于贫瘠的沙土。 累累果实,出自大地,又反身沃土,化而为根,皈依大地。

而大地仿若黄昏下的故城,唯有宁静在空寂中低回,一种静默的庄严在葵园中盘桓。

铸炼:巨幅画面如横山般訇然耸立,将展厅切割为一条曲折的道路。 行行重行行,巨屏之上,无数葵的身躯堆积,铸造而成一代人的历史之墙与命运之墙。

穿行于这凝铸岁月的墙垣,那葵之集合现身为百般“势像”,或为天地肃杀的“葵阵”,或为烈焰升腾的“金塔”,或为短兵相接的“断壑”,或为雄壮苍凉的“狂飙”……。 这无数葵的身躯铸炼而为强烈的视觉冲击与形式意志,此意志不仅属于葵本身,更是来自那孕育化生、承载万物的山河大地。

葵颂:这是“向阳花开”的一代,也是与改革开放一路同行的一代。 这一代人喝改革的水,呼吸开放的空气,最深刻地领受着这一伟大历史进程的洗礼与塑造。

这葵之颂重新点燃了“诗言志”的传统,葵林通体赤红,肃然矗立,沙场军阵般不动如山,却绽放为一团团向上奔涌的野火,散发出火红年代的激情与炙热。

颂,祭祀之乐,有沟通天地之工。 颂乃貌也,在仪在容,东方葵颂,其貌葳蕤,其威如嶽,呈献出一代人的身世和精神写照。

宏大沉郁的乐声中,葵之阵列向着天空升腾、升腾,最终融入火红的朝阳。

这磅礴的进程,凝聚为一曲新时代的铿锵浩歌,如黄钟大吕般恢宏激越、荡气回肠。 2018年,中国改革开放40年。

作为与改革开放相伴相行的一代人,喝改革的水,呼吸开放的空气,许江这代人最深刻地领受着这场民族伟大解放的洗礼与塑造。 对于这代人来说,如果要以一物来发奋抒情,那就是葵。 葵作为最能代表20世纪中国人精神风貌的事物,不仅是共和国几代人的记忆,也是中国人同感共振的成长记录,更是萦绕着我们生活日常与未来想象的生命蕴涵。 葵留给这个时代的是阳光,是伴着阳光的灿烂与激情。

作为改革开放40年纪念项目,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将于9月29日推出年度大型个展“葵颂——许江近作展”,集中展示艺术家许江15年来以“葵”为题的艺术创作,向国庆献礼。

许江生于1955年,新中国出生,“文革”中成长,是“向阳花开”的一代,也是与改革开放一路同行的一代。 他把自己这代人切身的生命经验,转化作历史的表情,凝聚为一代人的精神肖像。

许江的葵像一颗钉子,坚决地揳入到20世纪下半叶以来中国历史的宏大画面之中。 对许江来说,葵的集体肖像恰恰体现了这代人的生命史——不止于“世代的心情”,而且是一种“我在其中”的历史,一种生命历程和存在经验共同构造出的历史进程,同时也是从时代现场中锻造出的一种独特的精神品格。

许江的葵重新点燃了“诗言志”的传统,其中蕴含一种情志。

此情不是抒情之情,而是“类万物之情”;此志,也不是单纯的理想主义,而是心中意气,胸中块垒。

此情此志,并非流于隐喻或象征性的表达,而是在画家和葵彼此观照的复杂关系之中得以实现。

在葵园创作早期,许江把葵植入浑茫天地,以“俯瞰”的姿态成就一种历史的“远望”;渐渐地,葵脱离了土地,放弃了原野上的诗意,而被摆置在剧场/祭坛之上,成为被献祭、被仰瞻的“无地花”;近年来,葵的形态愈见丰富,或为游目骋怀、含思外览之“葵平线”,或为守静内观、化身千万的“一花万果”。

这次,许江用众多峥嵘昂扬的葵头,刻画出人、民、群、众、我的肖像。 本次展览以“葵颂”为名。

颂,在商周时期是祭祀之乐,有沟通天地之工。 颂乃貌也,在仪在容。

东方葵颂,其貌葳蕤,其威如岳,呈献出“向阳花开”的一代人的曲折身世和精神写照;这是一曲深沉奇崛、迂回逶迤的长歌,宛如黄钟大吕般恢宏激越、荡气回肠。 “葵颂”作为一个母题,已经超越了一代人历史经验的表达,进而成为穿越不同世代、不同领域的心灵中介,成为20世纪中国“人”与“民”的精神图式。

2014年初冬,许江在北京国博举办“东方葵”大展;2015年12月到2016年2月,在中华艺术宫举办第二回“东方葵”大展。

这两次展览均以葵之群像,塑造一代人的史诗交响。 本次展览将从上而下,以循环往复的空间策略,构建五个诗化的展示空间,分别为“怀沙”、“野火”、“蔓生”、“铸炼”、“葵颂”。 此次展览是许江近年来艺术创作的集中展示,共展出油画作品50余幅、系列水彩作品百余幅,以及一系列雕塑与大型装置作品。

展览期间,还将组织多场学术座谈会,意在通过许江的绘画,通过围绕“葵颂”的讨论,唤起不同世代对于20世纪历史的感觉与思考,更重要的,是要唤起一种以艺术劳作深耕生活大地的民学精神,一种面向时代砥砺前行的人民意识。

明年,将迎来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70周年以及“五四”运动百年。 20世纪的这几个伟大事件,盘根错节,抚情励志,酝酿成一种深邃的历史情怀。 我们期待着,许江以他的“葵颂”谱写出一首新时代的铿锵浩歌。 许江“葵颂”。 钱晓鸣/摄许江“葵颂”。 钱晓鸣/摄许江“葵颂”。 钱晓鸣/摄许江“葵颂”。

钱晓鸣/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