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市不差钱:钱从哪儿来 将往哪里去

至尊国际娱乐平台

2018-10-06

牛市不差钱:钱从哪儿来将往哪里去文章来源:新浪财经发布时间:2015/4/139:34:20已经被浏览:次上周五,B股全线涨停,这是时隔多年后我国股市出现的又一壮观场面。   回顾股市近期表现,大致可以梳理出如下脉络,前期先是创业板大涨,然后是沪指在金融等蓝筹股的带领下突破4000点,接着是港股被资金狂追,再到B股出现涨停潮。

仔细分析不难发现,资金都在寻找“洼地”,从另一侧面也说明,股市里真是不差钱。 钱从哪来?将往哪去?A股到顶了吗?市场还有机会吗?  全面改革送红利  本轮牛市,从严格意义上讲,发端于去年7月份,截至目前行情持续不到10个月时间。 从以往每轮牛市的持续时间看,熊了近7年的股市,不大可能在不到10个月时间就到顶了,但要判断其持续的时间和空间,则需要更多地从政策和经济发展的角度来逐一分析。

每轮牛市的启动,都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,当然,某种因素常常起到关键性作用,尽管它无法代替所有因素的作用。

如果说在2006、2007年那两年波澜壮阔的牛市中起关键作用是股改和汇改,那么本轮牛市则可能是全面改革带来的红利起到了决定性作用。

“不谋万世者,不足以谋一时;不谋全局者,不足以谋一域”,因此,我们要想弄明白本轮行情从何处来往何处去,必须以长远、全局的战略眼光来分析问题。 简单地讲,我们当前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实现中国梦而进行的。 一切束缚生产力的枷锁都将被破除,简政放权、一带一路、利率市场化、存款保险制度、港股通、注册制等这些词汇,看上去似乎都毫无相干,实际上它们是环环相扣、不可分开的整体,它们的合力作用,将造就A股的又一轮牛市。

  全力为企业松绑  实现中国梦,是以经济作为后盾的。

而经济能否一路向好,关键在于企业,美国已给我们做出榜样。

企业的经营好坏,无非来自三个方面:一是经营环境,二是资金支持,三是产品销路。

可以说,十八大以来的很多政策,都是围绕上述三个方面出台的。 回顾政策密集出台以来的各项政策,简政放权可以说是放在首位的,给企业营造良好的经营环境,是政府能做的,也是该做的。

另外,为了提升企业的盈利能力,政府还出台了相当多的优惠政策,并且政府在不断鼓励老百姓踊跃创业。 李克强总理就提出,政府要大力推动“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”,这既可以扩大就业、增加居民收入,又有利于促进社会纵向流动和公平正义。

解决了经营环境问题,产品销路问题也不可忽略。

我们知道,虽然我国市场很大,但毕竟有限,只有向全世界销售我们的产品,才有可能实现企业利润最大化,所以一带一路战略出台了。   注册制应运而生  企业的经营环境、产品销路固然重要,但针对企业的资金支持却是重中之重,而企业融资贵、融资难一直颇受诟病,症结在于我们的直接融资不够发达。

虽然我们已于上世纪90年代初就有了股市,但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,我们却过多赋予股票市场对国企改革与纾困的功能,轻视了股票市场对创新性企业无可替代的作用。 而那些在改革中迅速成长起来的非国有企业很却难以进入资本市场,也无法据此建立技术创新和新商业模式的融资支持体系。

我国股票市场严格的准入条件,虽然有着把那些经营不善者挡在公开股票市场融资的大门外,以保护投资者利益的良好初衷,但也从根本上排斥了创新友好型金融体系的发展。 实际看似严格的审核制,以政府的决判取代市场的判断,但并不能真正保证资源得到最有效地配置。 要让直接融资的资本市场成为助推经济增长的新引擎,就需要自由资本市场的制度,让投资者自主选择、自担风险。

也只有这样,才能真正形成创新友好型的直接融资体系,给那些创新型企业提供良好的融资平台,注册制也就应运而生了。   我们知道,过去很长一段时间,大部分企业都依赖银行的间接融资,这就造成我们一直具有较高的货币供应率,这是因为,间接融资依赖于银行贷款,而银行贷款的过程恰恰是货币创造的过程。 而较高的货币供应率,将给我们的货币政策带来较多的掣肘。 在间接融资占主导地位时,银行不仅成了金融资源的垄断者,也成了风险的唯一承担者。

银行垄断金融资源后,资金将由银行支配,从以往情况看,由于国企有国家做靠山,所以贷款通常优先贷给国企,结果还是解决不了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。 从风险角度看,扩大直接融资后,金融风险将分散给大众承担,这对我国金融稳定起到重要作用。

所以无论从哪个方面讲,扩大直接融资都是势在必行。

  资金在寻找洼地  注册制渐行渐近,意味着股票供应量将大量增加,必然需要雄厚的资金支持,所以国家在利率市场化和存款保险制度方面下了功夫。 我国是全世界储蓄率最高的国家,截至2014年底,我国各项存款余额接近120万亿元,居民储蓄余额达51万亿元。

庞大的资金“躺”在银行,未能为经济发展发挥较大作用。

利率市场化后,所谓的“刚性兑付”将被打破,央行将不断引导市场向低利率发展,迫使这些沉睡的资金主动寻找出路。

另外,存款保险制度的施行,预示着国家不再对银行存款兜底,将会倒逼不少存款大户转向投资,以使资产保值增值。

  从庞大的资金存量来看,我国储蓄率每下降1个百分点,将会有上万亿资金溢出。 由于我国投资渠道相对单一,目前看主要是股市和楼市,但楼市经过十余年暴发式增长后,目前看盈利空间已越来越小,楼市出现向下拐点已比较明显。

无疑,溢出的资金将大部分涌入股市,这就是我们看到的,3月下旬开始,A股单日成交量保持在万亿元以上,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。

而且,政策也在不断支持资金进入股市,央行行长周小川最近就指出,资金进入股市也是支持实体经济。

如果我们留意《人民日报》相关报道也不难发现,即便在短期内指数已有一定涨幅,该报还是积极报道了股市。

除了引导国内资金流向股市外,国家还通过沪港通形式为外资进入A股打开了口子,预计深港通的开通也只是时间问题了。

届时,外资通过香港进入全部A股就打开了口子。 由于股票供应速度跟不上资金增加速度,所以我们看到资金在到处寻找洼地,于是就出现了创业板、主板蓝筹、港股、B股被先后追捧的局面。

在注册制落地之前,上述板块被轮流炒作的可能性仍较大,而注册制落地后,由于股票供应量大增,个股表现将可能出现分化。

  展望后市,由于我国的证券化率仍较低,因此本轮牛市到目前为止可能仅是开始,这点从发达国家的情况可见一斑。 2014年底我国股票总市值为37万亿元,相当于GDP的50%左右,我国债券余额为万亿元,不及GDP的50%。

我国直接融资比重与美国相差较大,美国债券存量相当于美国GDP的250%左右,美国股票总市值相当于GDP的162%。 可见,资本市场仍然面临着相当大的发展机遇。

因此,投资者应当以长远的眼光看待当前股市,不必被短期波动所扰,更不必因短期蝇头小利而兴奋不已、提前下车,在新的制度环境里,中国完全有可能出现类似美国微软、苹果、可口可乐等伟大公司。